边城不氪金

回顾皆如草木,唯你是青山。
而我余生的温柔都愿给你,我的爱人。
@封敛之
淡圈老年人。
只画我自己喜欢感兴趣的东西。
大学生。真的很忙。无事勿扰。

🐴的  平时不出货我懒得喷佛系打游戏  今天整这一出我真的火大  手柄连好WiFi信号满格流量也开着头目生死局加载了0%和我说我没网了  生死局分就这么被吃了  系统判定的也是离线  小白你还有几个🐴可以送?别骗氪了 有事没事修修bug行吗¿

夹带私货

留念一下俺和俺老婆两百天了!

我永远喜欢我夫人!(尖叫

封敛之:

当然是——在不违背道德的前提下,我想发什么就发什么啦。

@谦谦君子边城 愚人节过了,我爱你。

她。

特意挑过了愚人节再发嗯嗯嗯……

特殊原因不能给我的太太看到全图呢。

【双苍】《事后清晨》

太香了,老婆的双苍太香了。我旋转跳跃我闭着眼我螺旋升天我好了一万次老婆太会了太会了这个祭谢谢我可以我已经🈚了我爱老婆一辈子呜呜呜呜

封敛之:

《事后清晨》


About/双苍-深海x祭


From/封御


我流双苍水仙,慎入。接《光》的事后后续。


@谦谦君子边城 的点梗(吧)。


关键词:极端偏执。主深海视角。


——


  意识尚未清醒,破晓时初升的天光透过窗纸,他微抬眼帘,将爱人搂得更紧,清晨第一个纯粹的吻不动声色就落在祭的眉心。


  深海重再合上眼眸,揽在爱人腰间的手不安分地探向他的蓬松白尾,有些爱不释手。深海对祭的尾巴很是上瘾,睡前不摸上两把就浑身不对劲——他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倒是从未想过对方会如此包容且接纳自己的某些偏执之处,深海早在将祭软禁于屋内之时就做好最坏的打算,譬如被爱人恨之入骨,亦或是他会找寻机会逃离再不回头…可事情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在震怒之后将人打伤带回自己的隐密居所,在冷静后心生悔意却又不甘的矛盾中挣扎,便只好将祭锁在此处,悉心照料他身上的所有伤处。


  好在忍者的体质不错,且深海当初并非要取人性命,意在占有,所以下手也留下几分力道。当祭痊愈那阵子,深海的不安愈发强烈,于是每一次在肉体上的索求都是半强迫爱人接纳,他盘算好要让祭无法离开他、服从他,于是深海给爱人戴上项圈,在攻势渐强时在其耳畔低于强调‘你是我的’,偶尔会以问句的方式来迫使祭出口承认。


  深海漂泊前半生预寻一处心灵慰籍,在遇见祭时,便发誓绝不可能将他让给任何人。


 


 


  某次外出任务归来,深海发现家中空空如也,本应活动在屋内的人已经挣脱锁链束缚消失得无影无踪,与他而言,静得有些可怖。


  深海登时觉胸口一阵闷疼,呼吸也变得沉重,他无暇顾及,紧攥祝融一跃上天鹰要去寻人。他盘坐在宽大的鹰背上垂首睥睨忍村,用极好的视力去找那抹引人注目的艳红。


  他在后山墓地找到了祭。


  深海虽急,却也担心再以那样极端的一面出现会吓到爱人,他让天鹰在远处等候,自己掩去气息悄声接近。


  深海看到祭跪坐在一座坟前对着墓碑自言自语,旁边摆着一束小白花,他猜是祭没有时间准备,沿路采的。深海便站在祭身后不远处的大树下静静看着他,有时可以听到祭轻声同墓碑说话,过风飘散后再去深海耳朵里已经被吹得零零散散,听不真切,有时看到祭的尾巴左右轻晃两下后又安分守己地绕着身侧垂好。看爱人在独身一人是做的动作都是无比自然,相比在被自己软禁时所表现出来的小心翼翼,前者好似更为真实。


  他更是愧疚三分。


  将爱人软禁,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倾尽温柔与精力去对祭好,对方的态度虽有缓和,可还是会对他使用冷暴力。


  同时希望祭也可以回馈给他一点温柔。


  深海不知道看了多久、忍着上前的欲望多久,难过地蹲下身将脸埋在双臂中,沉沉地呼出一口气。不多时,一双脚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深海抬起头仰望祭,有些慌乱地站起身——这一起身,他又要微微垂下视线才能和爱人对视。


  祭的反应很平静,好像都在意料之内似的:“你找到我了。”


  “…祭。”深海有些苦涩地唤他。


  “嗯。”


  “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


  “你会离开我吗?”深海再度重复。


  “不会。”


  “祭,你告诉我,你会离开我吗?”


  祭沉默片刻,双眸径直对着深海的眼睛,坦诚又炙热:“…我爱你。”


  深海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将祭紧紧揽入怀中,那份沉闷于胸腔的气似乎缓和了太多,他抱着爱人贪恋地嗅着,情不自禁地吻上祭的脖颈,舔咬出红痕,满意地听到爱人隐忍不住的低吟。


  “我对你的爱毋庸置疑,天地为证,山海为鉴。”


  


-END.


  


——————


小剧场:


  又把祭带回家的深海很是不满,当晚就进行了好一番惩罚及调教,结束时揽着爱人摸尾巴,冷声说道:“下次再一声不吭地离开我就远不止这些了,听见了吗?”


  “……嗯。”祭轻颤着身体侧卧面向深海,低头委屈回应。


  深海眉心轻蹙,狠狠捏了一下祭的尾根,看到爱人在怀中明显颤抖,没好气问:“嗯是什么?你不情愿?”


  “…听见了。”


  深海又道:“之后…我会多和你一起出门走走的,至于你的任务我都一并帮你做完了,如果你要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出门也不是不行,出门必须戴上项圈。”他挑眉示意柜子里一排各色各样的项圈,“回来之后若是我还不在家,你就自己把锁铐铐上,等我回来。”
  


  祭听着莫名其妙的要求一头雾水:“为什么我要自己铐自己?”


  “如果你心甘情愿被我囚禁的话,就这么干,不情愿——”深海一翻身压在祭身上,温声说:“那我就干到你情愿为止。”


——————
小剧场中的小剧场:


祭:呵呵…干什么干?滚。


深海:QAQ……你又凶我。


(别问,问就是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不管写啥,爽了就行。(跑了) 


  


 

。。。。。。。。

???就两万了

顶  级  理  解

(亮点自寻

《光》【脚踏车】

我他妈吹爆我老婆,太好吃了我一滴都🈚了

朗读者。:

《光》




About/双苍-深海x祭




From/封御




情人节快乐。我流双苍,无需纠结背景,慎入。




走评论。




[没看见内容点"Proceed",如果中途弹出界面勾选I agree...确认就可以了。如果长时间没出来可以多等一会或者刷新页面,也可以选择右上角浏览器打开。]